fbpx

台美植牙教育差異及未來發展

台美植牙教育差異及未來發展

【牙粹雜誌專訪 鄭名地醫師 台美植牙教育差異及未來發展】

愛迪生技 鄭名地醫師畢業於台灣最高學府:台灣大學牙醫學系,畢業後旋即赴美國波士頓大學攻讀博士,取得生物材料所博士及植牙專科醫師資格。因此本次專訪鄭名地醫師,希望藉由鄭醫師的經驗,分享其在台灣與美國所受牙醫教育的不同,以及對植牙教育的看法。

首先簡略介紹台灣牙醫教育現況,台灣目前共有七所學校設有牙醫系:國立台灣大學、國立陽明大學、高雄醫學大學、中國醫藥大學、中山醫學大學、台北醫學大學、國防醫學院,部分牙醫系的錄取分數甚至高於醫學系。錄取之後接受6年專業教育,畢業並參加國家考試合格後,還需進行2年的PGY(post-graduated year)訓練,才算正式取得獨立執業牙醫師資格。取得牙醫師資格之後,每6年還需修滿180個再進修學分。反觀美國採取的是學士後醫,意即就讀4年大學畢業之後,再選擇繼續就讀4年的牙醫課程。

而兩地最大的不同處,鄭醫師分析道:「因為台灣有全民健康保險制度,病人量很多,所以實際操作訓練很紮實。但在美國,臨床案例沒有那麼多,所以會儘量幫病患做詳實完整的臨床紀錄,做為研究或病例報告使用,在美國就學時文獻回顧與臨床病例討論佔很重的比例,每週都需要進行討論,著重在思想的塑形。」針對這樣的差異,鄭醫師也有感而發:「國外比較注重想法,台灣比較注重做法。但縱觀科學的進展,都在於推翻過去人的理論,再經由實作獲得實際的應證,有了想法,做法才會改變。做法是會隨時間被推翻、隨著時代進化,就像植牙技術在這20年來也有很大的改變,改變之後才能創新、引領潮流,只有做法的話就只能跟著別人做。」

也正因為經過美國教育的薰陶,鄭醫師一直強調專科的牙醫教育,不僅僅是培養一名手藝高超的工匠,而是要有堅強的思想底蘊、紮實的知識基礎,才能推進著該項專科不停往前進步。在台灣,牙醫還細分為10項專科,分別為:口腔顎面外科、口腔病理科、齒顎矯正科、牙周病科、兒童牙科、牙髓病科、贋復補綴牙科、牙體復形科、家庭牙醫科、特殊需求者口腔醫學科,但鄭名地醫師專精的植牙並不是其中一項。提出此一問題後,鄭醫師笑著回答:「沒錯,正因為如此,當初選擇植牙專科時,受到非常多人勸阻,哈哈!」從1965年植牙技術開始發展,到1990年為普世牙醫接受並紛紛開始嘗試,雖然已有50年的發展歷史,但至今仍未算是一項專科,主要原因是希望仍能全力搶救病患原有牙齒,植牙是非不得已的最終手段。因此植牙不只在台灣,在美國也一樣尚未列入專科。「20年前我專攻植牙被很多人阻擋,因為那時候植牙才剛開始發展,連美國的老師也擔心的叮囑,由於沒有植牙專科,回台後會被歸在一般牙科或補綴科裡。」果不出其然,鄭醫師回台之後也只能先分配到補綴科,無法大展拳腳。

但這樣的情況並沒有持續很久,就在2005年鄭名地醫師回台後不久,台灣植牙觀念與技術開始風行草偃、蓬勃發展,鄭醫師反而成了植牙先鋒、開路先河,奠定不可動搖的學術地位。因此鄭醫師語重心長的說:「因為台灣健保制度的施行,讓很多醫師期望透過自費項目多增加一點營收,所以才想走植牙這項專科。的確植牙的市場很大、營業額也高,但是競爭者眾,相對之下就瓜分了利潤所得。專科醫師為什麼要成立專科,並不是為了要賺錢,目的有二:一是透過專科人才在知識與研發上的精進,讓科學更向前推進發展,二是透過教育,將知識傳承下去。如果只是想賺更多的錢,其實有更多掙錢的管道,不需要成為專科醫師。正所謂十年河東、十年河西,最重要的還是要選自己有興趣的、願意堅持下去的項目。」

接著詢問鄭醫師,但在台灣牙醫養成過程中,關於植牙教育幾乎為零,如果牙醫師想選擇植牙為一生職志,應如何為之?目前台灣市面上有非常多植牙課程,該如何選擇?「想要學習植牙一定要按部就班地進行,才能學得紮實、給病人最好的治療,」鄭醫師舉例說到:「以學校教授根管治療為例,一週一次5小時課程,包含2小時上課加上3小時實作,一學期總計約100小時,學完之後還會有病患臨床實作,才算學習完成。而以愛迪生技開設的植牙課程來看,一個月一次7小時,一年總計84小時,再加上病患臨床實作,這樣才算是很基本學習完整。」鄭名地醫師同時也是亞東紀念醫院專科主治醫師,肩負培訓新進牙醫師的重責大任,更堅持貼近在美學受教育的方式,務求基礎紮實,要求新進牙醫師一週討論一篇論文,文獻內容不一定跟植牙有關,但主要是訓練醫師們有自己的想法跟判斷能力。

由於科技日新月異,有廠商推出植牙導航定位系統,強調醫師只要看著電腦就會植牙。有招一日植牙會變得如此容易施作?「隨著科技進步、病患數位資料搜集齊備,我認為10到20年後植牙導航定位系統會不復存在,手術定位板發展到後來可以變成AI(人工智慧)取代人力,就像導航功能進階為自動駕駛一樣。」鄭醫師回答:「但不管日後科技多麽發達,最終責任還是在醫師身上,所以重點還是在牙醫師的檢查、診斷與治療計劃!例如開車到某一個地方,還是需要駕駛決定何時出發、開至何地,才能交由自動駕駛到達目的地。」

作為經驗豐富的植牙專科醫師,鄭名地醫師也特別強調,一個人工牙根植入病人的口中,就要有完整售後服務的心理準備,因為植牙後續的檢查、保養,都是醫師對病人該負起的責任。因此完整的訓練與良好的技術不可少,檢查、診斷與治療計劃至為關鍵,不要貪快躁進,穩扎穩打才是植牙專科長久之道。

Share this post